信誉最好的彩票十大平台

首页 >> 会员作品 >> 小小说 >>高瑞萍.吴大妈的小院
详细内容

高瑞萍.吴大妈的小院

时间:2015-02-04   作者:高瑞萍  【原创】       阅读

大妈的小院

 

文/高瑞萍

 

院子不大,但吴大妈喜欢。当年置换住房的时候,她坚决要底楼,多半就是因为舍不下这样的小院。

不大的院子里,种了一棵杏树。树底下,摆着一些小凳子、小马扎,不多,六、七个而已,是从旧平房搬过来的。孩子们都劝她扔掉,她只是舍不得。

偶尔,楼上的李大妈、于大妈会来坐一坐,但她们很忙,一个要带孙子,一个要哄外孙。所以,更多的时候,这个院子属于吴大妈一个人。

午后,吴大妈总是靠坐在小院的一把椅子上,眼睛盯着那棵树。看着看着,小树变成了大树,一棵树变成了两棵树,小院子就变成了大院子。枝繁叶茂的两棵树上,密密匝匝地挂着青里透黄的杏子,伸出手就可以摘几个下来。

月色如水的夜晚,吴大妈、吴大爷和儿子、媳妇、女儿、女婿们就摇着扇子在树下纳凉,谈天说地,道古论今,总有说不完的话。有时候,一个人生活中有了惊喜,就一遍又一遍地描述,众人就跟着哈哈哈地笑。遇到了烦难事,有人就高一声低一声地叹气,众人就你一句,我一句地解劝。也有的时候,互有争吵,脸红脖子粗的,但又终于一笑了之。

三个孙子,一会儿屋里院里地疯跑,一会儿又一跳一跳地去摘树上的杏子。等你摘了杏子,洗净时,小家伙们又跑到一边跳皮筋去了。

其实,孩子们都住上了楼房,但他们留恋这个院子,有事没事的都要来坐一坐。

深秋的风已有了凉意。历经一春一夏,早把青春耗尽的树叶们也没有了往日的光彩,灰暗暗地挂在枝头。不时有三五片被秋风扯起,飘飘荡荡地落下来。这一片,直落到了吴大妈仰着的脸上。吴大妈悚然一惊,睁开了眯着的眼睛,收敛了嘴角的笑容,捋了捋花白的头发。树还是一棵,院还是很小。一股寒凉就裹住了她的身体。

能不凉吗?夕阳西下,不知不觉又坐了一下午。

不想动吗?不想动也得动啊。

吴大妈进了屋,一进屋必经过客厅,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张全家福。照片上的吴大妈笑得还矜持,吴大爷笑得就比较灿烂了。傻笑啥?你个没福的老东西,吴大妈骂,一辈子爱个楼房,看着要住上了,你到拔腿走了。

一边一个站着的是俩孙子,中间一个抱着的是小外孙。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媳妇,一个女婿,三对六个人,齐齐地站在后面。把李大妈和于大妈羡慕得不得了,来一次夸一次,老姐姐,你好福气哟,睢这孩子们,一个个,俊眉俊眼的,多好啊。

吴大妈这回就笑得灿烂了。那是,孩子们哪,都懂事着呢,那几年,家里穷,大的让着小的,小的想着大的……那苦日子是咋熬过来的?

吴大妈总是这样,每每提到过去的苦日子时,就极不协调地表现出一脸的向往和幸福,直让李大妈和于大妈怀疑她嘴里说的苦日子到底存不存在。

苦日子是存在过的,说孩子们懂事也不是假的,你瞧,房里这一套沙发,还是兄妹几个商议着给买的呢。

唉,沙发,这沙发总让吴大妈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一幕。

沙发是新的,因为在一楼,兄妹几个没费什么劲就鼓捣进来了,摆得齐齐整整,吴大妈想不起来的是,先还嘻嘻哈哈的兄妹几个,怎么就突然不说笑了,团团坐在了沙发上。

咱们今天开个会吧。老大先发话了。

开会?吴大妈感觉有点可笑。从前,吴大爷上班的时候,经常开会的,可那是公家的事,我们家里,什么时候开过会呢?

老大、老二、老三先后发言了。

吴大妈终于弄明白了,兄妹几个是商议余下的拆迁补偿怎么分呢。

钱好分,除去装修,还余13万,关键是还有一套120平米的房子,怎么分合适啊。

老三说,我现在还租房住呢,要不我装修一下,先住着。

两个嫂嫂急了,两个哥哥立马说,那怎么行,我们都还贷着款,借着钱呢?

一来二去,不知怎么的,大家就翻了脸。

闺女问,妈,是不你说的,让我装修了先住着?大家的眼睛就齐刷刷地围住了吴大妈?

吴大妈怎么也想不起来当时自己是怎么说的,只记得他们一个个愤愤离去的背影。这一走,便再也不肯回头。

我究竟说什么了?吴大妈努力地想着,为什么最后都怪怨我偏心呢?我偏心了吗?

一股凉风穿堂而入,吴大妈不由打了一个寒噤。

噢,是刚才进来的时候,忘了关门。

好端端的,开的什么会哟?吴大妈边自语边起身去关门,小院里静静的。那棵树,在深秋的风里无精打彩地挣扎着,无可奈何地看着那些曾经光鲜的叶子一片又一片地飘落而去。

相关信息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4787815088
04783219198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欢迎光临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