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誉最好的彩票十大平台

首页 >> 会员作品 >> 外星文学 >>贾雨川.遥远的国土
详细内容

贾雨川.遥远的国土

时间:2015-02-04   作者:贾雨川  【原创】       阅读

遥远的国土

 

     贾雨川

 

 

距我们地球约十二亿光年的地方,有一个星球叫做Beyin,这个星球很小,只有地球的差不多五分之一大。星球上只有一个国家,这个国家从来都没有名字,星球上也从来没有想过建立第二个国家,更没有战争这个概念。因此这个国家的公民也都称他们的国家叫做Beyin

生活在Beyin这个国家的人和我们地球上的人和我们地球上的人是不一样的。他们也并不知道星球以外的世界。那里的人长着非常端庄的容貌,人与人的外观几乎没有太大的个性特征,只是也分男女。他们的平均寿命大约800多岁,寿长着能活一千岁,但在700岁之前几乎不会生病,也没有中途夭折的。

星球上四季长春,人们从来都不穿衣服,也不知道什么叫衣服,他们的身体是透明的,各个器官在身体里就像在水晶玻璃里一样,看的清清楚楚。

这个星球上只有三千万人,从来都不多不少。当一个生命结束时,另一个新的婴儿会同时诞生。星球上没有历法,人们也不计算时日,他们也不需要劳动,地面上一年四季都会长出新鲜的蔬菜类、瓜果类、坚果类食物,完全够他们享用。

星球上的男女平常没有太明显的生理特征,也不像我们地球上的人类会经常在心里激发起爱的激情来。每隔几百年的时候,星球上会出现一次奇异的蓝光,并伴有奇异的芳香,人们认为这蓝光是星球上最吉祥的征兆,这沁入心灵的芳香是天地给予他们的最无私的厚爱。于是每到这个时候,人们心中的爱就会被激发出来,老年男女们会找到自己曾经心爱的人,手牵着手边散步边倾诉衷肠,或回忆从前的美好时光。年轻的男女们则几百人、几千人聚在一起,寻找属于自己的爱情。如果有男或女钟情上对方,他们的心脏会发出粉红色的光,且一闪一闪的,而对方如果也喜欢上他(她),心脏也发出粉红色的光,光与光相映,两个人就相约走到婆婆树下。

婆婆树,是指至少在一万年轮以上的大树,其实叫Bobosou。树干粗壮,树高也有几十米到一百米,但却不是我们常看到的圆柱形。它靠光的一面凸起,背光的一面凹回,凹回的一面,也正是每隔几百年男女们幽会的惯例场所。树叶常常闪着金光,页面大而柔软像丝绸。但到最上面的叶子,确是向上卷曲的,也并不柔软。卷曲的叶子里,也正是未出世的婴儿的家。

他们不需要像我们地球人一样有非常亲密的身体接触,当两个人深情相对时,他们就能得到爱的满足。当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时,就会有一部分能量从各自的身体里散发出来,逐渐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圆形的红色的胚胎。这时他们就会停止拥抱,小心翼翼地将这个未来的小生命包裹在婆婆树顶上宽大温暖的树叶里,等待宇宙的蕴育。婴儿孕育出生的时间并不是固定的,是按他们形成胚胎的先后,等待那个与之相对应的年老者去世时,这个胚胎就会发出耀眼的白光,然后就出生了。

婴儿出生后不会去找他(她)的父母,也根本不知道父母是谁,因此星球上的人认为宇宙就是他们所有人的父母。婴儿也不需要母乳喂养,他们的父母也不会产生乳汁,因为他们不属于胎生生命。

 

 

 

 

Beyin这个国家有一个顺者,相当于这里的国王,或者叫星球之王。但他们不叫国王,也不像我们叫主席、总统,他们只叫顺者。就是顺应星球发展规律,随顺人们安居乐业的意思。

大约四万年前,Beyin的顺者叫谦。当然他本来不叫谦,大家都叫他顺者,是我觉得他言语和顺,处处为大家服务,兼有多职,因此叫他谦。

谦有三个女人。本来谦是没有专属女人的,星球上所有女人都可能是他的女人,也都可能是别人的女人,大家是公平的,Beyin这个星球上没有婚姻制。但国民非常敬重他,因此他喜欢过的女人,大家便主动不再去爱,也就成了他的专属女人。谦知道这件事后,便除了这三个女人,再不去碰别的女人,给大家更好的公平机会。不过星球上的人每几百年才有一次相爱的机会,如果星球上没有出现那奇异的芳香和蓝色的光芒,他们就不会去爱,谦也是。他们认为爱必须需要天地给了这样神奇的力量,然后才可以,私自点燃爱火是丑陋的,卑贱的。而这三个女人,就要轮流着和谦恋爱,心甘情愿的比别的女人少了爱的机会。然而她们又是最幸运的,因为她们所爱的是星球上最受尊敬的人。除了特殊的日子,星球上的人几乎不分男女,也没有情爱。

 

我是在一道耀眼的白光的引领下来到这个星球的。至于光从哪里来,为什么领我到这里来,我一无所知。我来到这个星球时,昏昏沉沉地躺在地下,这个星球的地表面不像地球那样阴冷寒湿,而是有暖暖又湿湿的一丝气息,像在梦幻中一样。我在昏迷中听到人群的议论和吵杂声,那些声音以前是没有听过的。有些纤细低婉,但我不知为什么能听的懂。那吵闹声仿佛是在辩论,有人说:“这个生命不知道从哪里来,和我们完全不同,是个异类,我们要立即消灭他,以免给我们亿万年的平静生活带来灾难。” 随即又有人说:“这是不对的,这个‘外星人’从白光星来,也许是来帮助我们的,或者来告知我们什么我们目前还不可预知的事,所以我们一定要先保护他。” 还有人说:“大家不要乱吵,我们要看看‘顺者’的意思。” 最后好像是那个叫‘顺者’的领袖来了,他观察了我很久,尤其是用他那水晶般闪光的眼睛透视了我很久,像是要查找出藏在我身上的所有秘密一样。然后他对大家说:“我们这里的人不崇拜任何东西,没有佛,没有魔鬼,这个来到我们世界的生命到底是什么,对我们是福是祸,谁也说不清楚。我们先将他控制起来,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 于是大家共同伸出手来,他们的手臂原来会随着意念延长,一大堆手指将我托起,最后放到一个透明的宽大而又封闭的空间里。

我无法走出这个空间,虽然看起来和他们没有任何阻隔,但却不在一个空间里,有一层透明的和玻璃相近的屏障阻挡着。

 

我初次睁开眼看到他们时,觉得太奇异了,他们全部有着透明的身体,人与人的相貌相似的难以区别,都是那么的庄重和有威严,又仿佛透着一种慈祥的美。只是他们额头上都有一个印记,印记的形状、大小、颜色、亮度各不相同,他们可能就靠这个互相区别。至于男女的区别,除了高矮胖瘦外,女性的印记多是红色、粉色、紫色、橙色,而男性却是其他颜色。男性平均身高为4.5米,女性平均身高为4.0米,女性的身体也比男性略小一圈。

星球上的人蜂拥而来观看我这个来自外星球的异类,尤其我穿着他们从来没见过的衣服,而且皮肤裹着血肉骨头,让他们看不清身体的内部。还有,我穿着黄色的上衣,蓝色的裤子,枣红色的皮鞋,让这个以颜色来辨别性别的星球根本不知道我是男是女。

我渐渐从他们的谈话中学会了一些单词,比如他们说‘我’字,就会说‘搁吓’;说‘你’字,就会说‘卿佳’;说‘爱’就是‘胞吧’;说‘吃饭’就是‘伊得哇’;等等。

我非常希望晚上早点到来,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缓解紧张的情绪,结果发现这个星球根本没有晚上。原来这个星球上空有两个放光的球体,他们都称作太阳。一个发出暖暖的强烈的光,他们叫她“如那”,另一个太阳发出微热的、较弱的光,他们叫她“微那”。两个太阳像我们地球的太阳和月亮一样,也是昼夜交替着,循环不止的工作。只是那个叫“微那”的太阳和我们的月亮根本不一样,她没有阴晴圆缺;那里的人也和我们人类不一样,除了死亡之外,根本没有悲欢离合。

 

 

 

星球上有一种罕见的植物,叫猫儿草。它的根由地下往上逐渐变粗,像猫的尾巴,深深地扎根于地下,茎变得粗壮起来,像猫弓着的身躯。猫儿草有四片叶子,叶子轻小,叶边处各有五个大小不一、长短不等的尖刺状,像猫的爪子,向下卷曲至地面。猫儿草开花的时候,花开在茎的最前端,黄色的花瓣组成圆圆的花盘,像猫的脸一样,花盘上部边缘有红色的较长的两瓣,像猫的耳朵。花蕊中心探出几根棕黑色的细丝,像猫的胡须。也正因为这样,我把它叫做猫儿草,而星球上的人叫它Mahao

星球上最大的动物叫做Lihu,用汉字写就是“”和“”两个字,分别是力字下面一个土字和大字下面一个土字,只是无法把它们形象的打写出来。其实我觉得这种动物就是我们地球上的老鼠,放大无限倍之后就是Lihu。它们长着黄色的毛发,短细而光滑的毛皮。最大的成年老鼠大约有300公斤,寿命也可达到60岁,它们主要吃食物的果实,如种子、干果、坚果等。但它们不会爬树,只能捡地上的吃,而这里的人却是摘树上的吃。

这里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如果人不注意吃了老鼠碰过的食物,就有可能感染上病毒,被感染者会神志不清,浑身抽搐,但只要将猫儿草采来,经太阳晒温的水浸泡一会儿,喝了就完全解毒了。

星球上的人平常会像我们一样走动,但他们出门或全球旅行时,不需要任何交通工具,而且星球上也没有任何交通工具。他们向上一跳就能离开地面飞起来,飞行时速度可快可慢。慢时如蝴蝶翩翩起舞,自由穿梭;快时如弧光一闪,比飞机不知快多少。

 

 

 

这里的人最终把我称作Seshen,意思是看不透的外星人。因为他们看到有无数密密麻麻的蚂蚁爬过来,那些蚂蚁的分泌物融化了罩在我周围的屏障,屏障瞬间变成碎物散在地上,然后有大批的类似蛇却长着脚的动物爬过来,蚂蚁们见此纷纷逃离,有许多已成了这些动物的腹中美餐。这些动物围绕在我身边,不敢进攻也不想撤退,干脆趴在那里睡起觉来。

一直负责观察我的几个人赶快将此情况汇报给了谦,我不知谦是怎么想的,总之是谦领着大家来,将这些动物们赶走,把我加入成了他们的一员。

其实天上飞的不止是人,还有还有长着宽大翅膀的鸟,叫翼,他们叫Lichi,还有蜜蜂,飞蛾等;地上走和跑的、爬的也不止是人,还有Lihu,蛇、蚂蚁等等。还有水里的动物。。。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4787815088
04783219198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欢迎光临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