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誉最好的彩票十大平台

首页 >> 会员作品 >> 散文精品 >>郝勇丽.难忘的岁月(二)
详细内容

郝勇丽.难忘的岁月(二)

时间:2017-02-24   作者:郝勇丽  【原创】       阅读

文/郝勇丽

    32年,弹指一挥间,但当年发生的事还历历在目如昨天。    

    河套的雨季集中在8、9月份,8月份在假期,还不影响什么,而9月一开学,就拉拉溜溜下个没完,我家离学校远,下了雨就得步行,泥泞的小路,有时得走2、3个小时。记得有过好几次,都是看着阴森森的天,赶快骑自行车向学校猛赶,有时就赶在老天爷的前面了,可多数是在风雨中让车子骑我啦。   那是85年9月的早晨,我看天气不好,比往常还早就启程啦,可9月的雨在阴了一晚后,终于憋不住的淅淅沥沥下了起来,后套的土地,盐碱化程度相当厉害,下湿地皮就走不出去,一会儿掏掏车子,一会儿摔甩鞋子,就是十几里的路程就象有几十里几百里,风雨交加,刮在脸上的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我顾不了那么多,只是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路上 挣扎着向前、向前!    “老----师-----!”“老----师-------”,是我的幻觉?还是我耳朵有毛病?怎么在这孤荒野岭会有人喊老师?因为路两边有好多坟茔,平日骑车几分钟就过去了,还得前后左右光顾一番,今儿这雨天,更让人毛骨悚然了,忽而听到喊声,不由得想加快脚步,头也不抬,车子也不掏泥了,硬往前拖。“老---师------”“老师----我们--接你来---了----”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真切了,是刘兵的声音!雨幕中我看到几个孩子正踉踉跄跄向我奔来,马海军,任丽、刘元、刘兵--咦?那是谁呵,穿着雨衣,我一时没认出来,走进一看是赵玉清!“嗨!吓死我啦!你们怎么来了?”“第一节是数学课啊,怎么没上?”我连珠式的问孩子们。“上课了,您还没来,我们知道您又让雨截住了,就和数学老师请了假来接您。”海军说着,就把车子夺过去,赵玉清把雨衣披在我身上,”“我反正下湿了,你们穿上吧!”推推搡搡中,雨衣还是给我披上了,孩子们推着被泥搅得不像样的自行车行进在这略显秋意的风雨中。 我哽咽着想说什么,却再也说不出来。离学校还有三里多,孩子们拥着我,推着车,艰难得在这条我用分分秒秒数过的路上走向学校,我的心里涌动着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许多年来,一到阴雨天,当年的情形就在我眼前出现,风雨壮行色,那是一幅多美的行色图!每每想起,泪水就溢满眼眶,心存感激。 我的孩子们呵!在你们小小的心里,能替老师着想,能担老师的心,老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对你们呢!有什么理由能不记起你们呢!有什么理由忘掉那段刻骨铭心、打上青春烙印的岁月呢!    那秋雨,那泥泞的乡间小路,那飘着五星红旗的小学校,更有那群活泼的让人怜爱的孩子们-----是我的青春梦、是我到老都不可忘掉的最美回忆!    

    (后记:有一年我去乌海看任丽了,失去丈夫的她带着已经上高中的儿子艰难的生活着,当年快乐的小女孩如今显得沉着,虽说还是面带微笑,眉宇间却露出忧郁。她在一家不小的家电市场做营销经理,岁月的磨难给她更多的是成熟。    

    刘兵从陕西家乡创业了,当年瘦弱的小男孩如今成了刘胖子瓜籽的法人,一次饭桌上,眯着的小眼睛不住的打量我,象似要找到当初的我们,拉着我的手,还象当年一样靠在我的肩上,虽然围坐着一桌人,可大伙儿都不觉得不应该。过去发生的事,过去曾经的人,过去的调皮,过去的趣事儿---这一切冷落了“河套王”,冷落了好饭菜。 祝愿我的学生们平安健康生活幸福!)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4787815088
04783219198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欢迎光临本网站